雲南人、川美畢業的普鵬,之前從學校畢業出來有一點失落感,和很多畢業生一樣,“出來以後,你一下子感覺沒有著落了,感覺學校也不屬於你了。”四處遊蕩,晃了幾年,隨後和同年畢業的朋友來到成都,隔了兩年入住藍頂。他當時的感受是,和之前一個人畫畫不一樣,藍頂因為其氛圍,讓他看上這裡。“藝術家比較集中,活動比較頻繁,還有一個是成都的一些相關藝術媒體,畫廊機構等都比重慶多,所以從這一方面來說,成都相對比較完善。”對他來說,來藍頂是次大機遇。
  普鵬去年三四月份在藍頂租了間工作室,一段時間過去,他覺得自己變化很大,“總的來說是一個比較積極向上的改變,就是變得比較樂觀,藍頂這邊的藝術氛圍和藝術家本身的狀態還是比較包容的。”
  普鵬的創作也隨之發生變化。之前在重慶,他一直畫紙上的作品比較多,與外界保持著一個相對比較疏遠的狀態,所以畫的東西很純粹、很自我。到成都後,他發現很多東西影響著自己,“比如成都這邊的藝術家創作氛圍、創作思路,都是很積極地面對生活,他們畫的時候不會畫很多悲苦、痛苦或者是憂傷,這跟他們的生活閱歷和生活狀態有很大關係,總的來說成都人畫的東西都是比較美好的。從一個藝術家本身的狀態來說,這也是一個生活的態度。這種東西是我在重慶的時候不會考慮的,但是我來了成都以後,我轉變了一些地方,我為什麼非要畫一些比較苦悶的東西才能表達我的存在感?在這方面我學習成都畫家的豁達和樂觀。”
  作為彞族人,普鵬想做一些自己民族的東西,所以他用火的形式做自己民族的文字。在這個過程當中他就發現了火和香,尤其是香,在宣紙上把火藥撒了以後,把火藥燒了,痕跡就留下來了。但是他發現它供氧太足了,很容易就燒壞,於是就想到一個辦法用卡紙遮著,那樣它會產生煙霧,供氧就會不足,它不至於一下子就燒空。“我在重慶的時候一直在持續這個系列,就是一直用香熏。但後來畢業後沒有去做自己民族的東西,不是說我變了,而是我覺得我的閱歷不能夠把民族的東西很好地呈現,所以我現在應該更多的積累自己。”
  對於未來,普鵬想靜下來做一些創作,順著目前的這個系列再接著往下研究,“同時也找一些展覽的機會。如果自己的這一系列作品夠了的話,還是想跟外面的機構合作。”
  普鵬的藝術之路,在藍頂已經起步。
  成都商報記者 謝禮恆
  圖片由2014成都藍頂藝術節組委會提供  (原標題:普鵬的藝術之路在藍頂已經起步)
創作者介紹

火影忍者

lm44lmla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